尼日利亚首次“冲奥” 却因不符规定被取消资格

  • 时间:
  • 编辑:m1D3nbd
  • 来源:东方网景

本周,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正式宣布,代表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参加明年第92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即原本的最佳外语片奖)的作品《狮心女孩》(Lionheart?),因不符学院要求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原本,这是尼日利亚历史上第一次“冲奥”,结果参赛资格却被取消,自然引来各界不小的反响。

之所以有此裁定,学院给出的理由貌似十分合理:该片时长95分钟,但其中说尼日利亚当地语言伊博语(Igbo)的时间累计仅有短短11分钟。剩余大多数时候,角色对白都是英语,不符合奥斯卡对于所谓外语片或者说如今的“国际影片”的定义。

然而,问题在于,作为前英国殖民地,尼日利亚的官方语言本就是英语,而绝大多数尼日利亚人在日常生活中,说得最多的也确实都是英语。只是这种英语细究起来,又和英国英语或是美国英语不尽相同,其中还有着一些当地所特有的词汇和发音变化。


《狮心女孩》海报

面对学院的决定,《狮心女孩》导演兼主演的杰娜薇·恩纳吉(Genevieve Nnaji)极其愤怒地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本片反映的就是我们尼日利亚人平时说话的方式,作为一个拥有五百多种方言的国家,英语是我们彼此沟通的一座桥梁,令我们不至四分五裂。就像在许多前法国殖民地国家里,如今也都以法语作为纽带是一个道理。当初也不是我们自己选的由谁来殖民我们。总之,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这部电影,还有许多热爱我们这部电影的观众,都会以我们来自于尼日利亚而感到骄傲。”

另一边,曾执导《塞尔玛》《有色眼镜》等作品的美国非裔女导演艾娃·德约列(Ava DuVernay)也对奥斯卡方面的决定表示遗憾。她公开质问学院的这一做法是不是意味着尼日利亚以后只要是以其正式的官方语言来拍电影,就永远都没机会参加这个最佳国际影片奖的竞逐了?

随着德约列的质问在社交媒体上的转发,一种更为激进的观点甚至认为,奥斯卡的这一做法,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歧视与文化压迫。毕竟,想当初,殖民国家为打压被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自决性,有意实行文化殖民政策,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强行定为其官方语言,甚至不允许说当地民间语言的电影作品上映。几十年后,被殖民地国家早已通过自身努力恢复自由之身,但类似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角逐这种大大有益于诸如尼日利亚这种欠发达小国进一步登上国际文化舞台的好事情,却还保持着这样的刻板规定,剥夺了后者与别人公平竞争的机会。说到底,《狮心女孩》被剥夺参赛权,追究起来还是因为尼日利亚当年被西方国家长期殖民,如今这种二次伤害的做法,实在是讽刺至极。

面对外界激烈的批评炮火,负责该单元审片工作的拉瑞·卡拉泽夫斯基(Larry Karaszewsk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倒也显得有些委屈。他解释说,这一次的争议,“主要还是出于误会”。该奖项的名字改了,拿掉了“外语片”这三个字,“但其实规则并没有变化,这一点上,我们跟各个国家的相关部门,事先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他看来,如今的局面,主要责任恐怕还是出在了尼日利亚当地负责选送影片的相关机构身上。“像是报名参加奥斯卡这么严肃的事情,理应事先都好好看过比赛规则吧。当然,我相信大家也都没有恶意,我们非常欢迎他们以后再送电影过来。”而尼日利亚选片委员会的负责人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也表示,明年以及再以后,他们肯定会送主要讲外语——非英语——对白的电影来了。

卡拉泽夫斯基口中所说的规则,简单说来就是:报名影片,片长至少要有四十分钟,必须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或地区制作完成,而且主要对白必须是英语之外的其它语言。事实上,同样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2008年的以色列报名电影《乐队来访》(The Band’s Visit)就因为该片英语对白占比超过一半的缘故,遭到奥斯卡拒绝,之后以色列又重新送去了一部讲希伯来语的《波弗特》(Beaufort)。

既然奥斯卡有如此规则,那么官方语言本身就是英语的国家,诸如英国、爱尔兰、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又会不会送片冲击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呢?事实上,这些国家每年都会送选一些非英语作品来角逐这一奖项。例如,今年代表英国的就是说非洲齐切瓦语的《驭风男孩》(The Boy Who Harnessed the Wind);代表爱尔兰的是说阿拉伯语的纪录片《加沙》(Gaza);代表澳大利亚的是说柬埔寨语的《浮力》(Buoy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