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不让烟草向下一代靠近 该是社会的底线良心

  • 时间:
  • 编辑:wCzlKTpl
  • 来源:房地产法律服务网

初秋午后,深圳市南山区街头,在候车过程中吞吐着电子烟烟圈的练先生接过了“全国首张电子烟罚单”,中国电子烟行业迎全面监管的“第一响警钟”由此敲响

与此同时的大洋对岸,年仅18岁的亚当·赫根雷德正式起诉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吸食电子烟两年来,曾经前途无量的少年摔跤运动员被诊断出不可逆急性肺损伤,呼吸状态一落千丈、如同70岁老人。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狂飙突进”的电子烟,在全球多地被卡住了喉咙

11月1日,《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发布

源头

“新硝烟运动”的最新战线显然落在了中国。

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电子烟线上售卖和广告营销自即日起被全面禁止。

新规一出,不仅惊得岛上一不愿具名的老烟民手中IQOS一抖,“电子烟要凉”的预判也引得国内市场“哀鸿遍野”。

有人回想起这一带有“原罪感”的行业在中国的磕绊成长,早在今年3·15晚会,就有记者从市场随机购买了8种电子烟烟液,送到相关控烟研究实验室认证。

结果显示:电子烟雾中存在数十倍至上百倍超过居室内空气最高容许浓度的甲醛、大量汽化的丙二醇及甘油。

更有朋友追溯至世界上第一款电子烟产品——中国药剂师韩力于2003年研发的“如烟”

当年,“无痛苦戒烟”“先戒烟后健康”标语曾火爆一时,不少烟民认定了它“由高至低更换烟油、逐级消除尼古丁依赖”的戒烟原理,以至于在2005年前后,如烟销售额涨至10亿元人民币、销量超过30万支。

谁料2006年,媒体曝光如烟的戒烟效果造假,国家烟草专卖局实锤指认其宣传失实并有违科学,国内电子烟的第一波热潮就此沉寂。

韩力作为“电子烟之父”曾在受访时表示,最初设计电子烟的目的是为戒烟,但电子烟大获成功后,又不得不试抽各种各样的电子烟来体验产品。

不出所料,戒烟梦碎成了渣;而“神仙们”尚在挣扎,普通人更是难辨良恶

(图源:站酷海洛)

危害

近年来,关于电子烟危害的学术研究并无“一锤定音”之论。直到这两年,“吸(电子)烟夺命”屡成现实。

据美国食药监局数据,截至2019年10月末,已有1888人使用电子烟具导致肺部感染,其中37人死亡,年龄最小者仅17岁。

电子烟的使用原理并不复杂,它主要由烟杆和含有尼古丁的烟弹组成,通过气流感应技术,电加热尼古丁烟油(由提纯的尼古丁液体和各种添加剂合成),传送气雾供使用者吸用。

单就“戒烟神器”这一行业标语来看,世界卫生组织(WHO)2014年发布的声明就说过,电子烟能否成为一种有效的戒烟方法尚无充分证据,毕竟其工作原理即将尼古丁液体汽化后入口,“这使电子烟同样具有健康风险”。

中国业界专家此前亦表明,“电子烟与传统香烟的尼古丁成瘾性基础一致”。说白了就是,传统香烟与电子烟之间,本不存在最优解

而电子烟单方面让人细思恐极的是,目前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方面颇为随性,具体“伤身”到什么程度,还真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完——

有媒体曝出,国内尼古丁规模化生产均选择烟叶提取的方法,也即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并不直接使用卷烟厂烟叶,而以其生产废料代之,诸如不合格的烟叶、烟叶废渣等尽在其中。

尼古丁之外,据美国科研人员对两州、86名肺损伤患者使用过的234种电子烟设备的调查:电子烟喷雾器总共释放出31种有害化学物质,部分样品中铬、铅、镍、锰等重金属含量接近或超过了安全值。

当然也有“一击致命”的可能:作为使用锂电池的电子产品,电子烟电池爆炸时(烟民表示并不罕见),裤兜、床头电子烟上可突然喷火、下能电光四射。